浙江农民当起“店掌柜”美丽乡村让村民鼓了腰包

  • 时间:
  • 浏览:687819
  • 学生家长电话数据贴吧【Q:165-8656-000】《大量一手实时(贷款)数据-隔夜》网贷资源一手【Q:165-8656-000】内.部.实.时.网.贷.一.手.精.准.数.据

  朋友圈晒娃 为何四年级后频频“蒸发”

  0-6岁天天晒,孩子干啥都可爱;

  一二年级经常晒,孩子得表扬了、戴红领巾了、当上卫生委员了;

  三年级偶尔晒,晒孩子写的作文画的画,开始抱怨辅导不了了;

  四年级开始消失,几个月晒一次;

  五年级不晒了,抱怨陪着写作业折寿,为心脏支架降价欢呼;

  六年级完全消失,什么话都不说了,就像没生过孩子一样……

  前不久,亲子育儿专家杨樾的一段文字引发不少家长的共鸣,在新浪微博上 “#朋友圈不再晒娃的原因#”话题迅速登上热搜,阅读量达1.9亿,讨论数达2.9万。

  杨樾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超七成的孩子在四年级之后,在父母的朋友圈中“消失”了,等你下一次看到这些蒸发的孩子,也许他们已上大学了。

  为什么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父母在社交平台上晒娃的热情越来越低?是“神兽”进入青春叛逆期,让头疼的父母没有了想晒的欲望;还是孩子的学习从让人操心到让人灰心,让部分原本‘嘚瑟’的家长失去了晒娃的底气?

  从热情满满到逐渐倦怠的朋友圈晒娃

  广西百色覃岚女士的朋友圈里,儿子已经“失踪”快两年了。

  曾经一度,覃岚也是朋友圈的晒娃狂人。儿子过个生日、在幼儿园参加个活动,甚至换个新发型她都会饶有兴致地拍上九宫格发朋友圈并认真配文。尤其是儿子8岁那年,初学软笔书法时的一组作品,引来众多亲友在朋友圈围观,评论区全是诸如“小小年纪,笔下已经见风骨”“小书法家真棒”之类的赞美,覃岚此后便隔三差五晒儿子的作品给亲友品鉴,动辄近百条点赞和评论,让她成就感满满。

  随着孩子升入小学高年级,覃岚每天面对儿子时的心情,渐渐从百看不厌转变为看见就烦。身为辅警的她平时上班雷厉风行惯了,可每天辅导孩子作业,儿子边玩边写的拖拉劲儿把她折磨得没了脾气。“目测两个半小时就能完成的家庭作业,有时我晚上加班到10点回家他还没写完,过了1个小时再去检查还没写完!服得透透的!”

  覃岚不仅对在朋友圈晒孩子学习毫无兴趣,而且对儿子擅长的篮球、书法领域取得新进步,也渐渐失去了晒的热情。“原来觉得儿子挺有才的,后来发现他班上很多孩子都多才多艺,有弹钢琴的、跳拉丁舞的、练跆拳道的,大家现在都不怎么晒了,担心自己孩子‘三脚猫功夫’晒出来贻笑大方”。

  有时候周末,覃岚带儿子去游乐场开卡丁车,或是回老家教儿子做竹筒饭、钓鱼。亲子畅游的时刻,她都会拍下大量照片,不过这些珍贵照片一般都只在家庭成员内部分享,“尽量不在朋友圈晒玩乐的内容,怕人家说我们贪玩,不求上进。而且在一群不熟的人面前,批评或炫耀孩子,对孩子心智的成长没好处。”

  在北京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刘女士儿子今年已经读小学六年级。儿子4岁那年报跆拳道兴趣班后,刘女士结识了一帮同龄孩子的妈妈。她发现还没有给孩子报兴趣班之前,妈妈们基本上以晒孩子的吃喝玩乐为主;4-6岁孩子上小学之前,以晒孩子参加各种辅导兴趣班,参加各类证书考试的成绩为主;孩子上小学后家长晒得比较多的是给孩子辅导作业、孩子考试考砸了的各种苦恼。

  “期末考试后到学校放寒假之初的一段时间,必定是一年中家长们朋友圈‘晒娃’的高峰期。”刘女士说,这段时间,除了各种晒奖状、晒成绩、晒奖励的,还有类似“答应孩子考到年级前10就带他来迪士尼,来兑现承诺了”的凡尔赛体花式晒娃。

  刘女士表示,大部分妈妈都会在孩子上高年级之后,逐渐进入晒娃倦怠期。因为班上孩子的成绩越拉越大,还有很多家长在孩子低年级时立的各种Flag(意指公开树立的目标)被现实打脸,进入中年危机的家长逐渐认清一个现实:晒娃有时候还不如晒晒阳台上养的花花草草——在子女教育的问题上,不是一分耕耘就会有一分收获,也不是每个问题都有相应正确的解答。

  “四年级蒸发现象”的背后

  山东淄博的艺考辅导老师张驰,朋友圈更新频率基本维持在日更,近一个月30多条原创分享中,仅有3条与8岁儿子相关,与儿子小时候换一块尿不湿、咬坏了一只奶嘴都要发条朋友圈“昭告天下”相比,现在她的朋友圈里关于亲子互动日常的分享,显而易见地变少了。近一个月里,除了儿子埋头拼乐高,似乎只有一次排队买糖球的经历,是枯燥日常以外的甜。

  张驰认为,与其说是“四年级人间蒸发”现象,父母“晒娃”频率降低了,不如说一方面,孩子的时间不再单纯为父母所有,娱乐时间被学业越来越多地挤占,也越来越“吝啬”与父母分享;另一方面,来自工作和家庭密不透风的压力让父母也越来越“难顶”,柴米油盐都管不过来,哪里顾得上和孩子吟诗作赋?哪怕是周末,她和儿子也要在英语口语、硬笔书法、篮球和画画几个特长班之间辗转,甚至每一分钟路上的时间都被掐着表计算。对亲子相处乐趣的探索热情,就在这样重复的每一天中被渐渐消磨。

  在北京一家外企负责景观设计的胡丹女士坦言,30岁到40岁左右年纪的员工是公司的主力,大城市的工作压力和孩子学业的压力会使自己心态变老,发现生活中乐趣的敏感度也下降了,“没时间、没心思经营自己的朋友圈了”。加上白天上班晚上辅导孩子,有时候孩子闹腾不听管教会引发家庭矛盾,一天忙下来也没有时间和心情去发朋友圈,她略带调侃地笑着说:“简直是累到脑子都不清晰,表达都不流利,更别说发朋友圈了。”

  “职场内卷已经够残酷了,难道在下一代教育的问题上,还要比比谁投入多?”胡丹朋友圈“别人家的小孩”三年级就去考雅思、考托福了,口语也很流利,自己给孩子花了1.5万元去报每周两节和外教交流的英语班,该花的钱、该报的班一点没落下,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还是那么大”。眼看着下一代身上的教育内卷愈演愈烈,胡丹感到深刻焦虑,“教育内卷的问题无解,有时候只能眼不见心不烦。”在她看来,似乎只有大家彼此克制“晒娃”,尤其是晒成绩、晒才艺,才能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为彼此留些体面。

  在杨樾看来,大多数四年级以上孩子的家庭都是不快乐的,即使孩子学习不用操心,家长还要为了小升初和其他各种问题而焦虑,更何况学习不用操心的孩子比大熊猫还要少。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问题,即便学习不用操心,还有别的问题,哪个家长也不会跟别人说自己孩子让人发愁的一面,所以不说话的成了大多数,既没什么值得炫耀的,也不愿说孩子不好,就干脆不说话了,渐渐就形成了“四年级蒸发现象”。

  除此之外,随着孩子年龄渐长,步入青春期,叛逆逐渐严重,使得亲子互动不如从前那般亲密,也是孩子年龄越大,家长越少“晒娃”的原因之一。

  山东青岛的王林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今年初三,小女儿才上二年级。在王林的带领下,小女儿从学前班就养成了每日背诵经典古诗词的习惯,现在已能熟练背诵高中课文《琵琶行》《将进酒》等名篇了。王林热衷于将小女儿背诵诗词的时刻拍成视频,上传到朋友圈,每日打卡。小女儿也早已将朋友圈视频打卡视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偶有一日,王林忘记录制视频,她还会主动提醒。

  但与小女儿的每日视频打卡不同的是,大女儿鲜少在王林的朋友圈露脸,且她似乎对王林的镜头避之唯恐不及,妹妹和爸爸一起录视频,为了避免不小心入镜,她干脆关上门躲在自己房间里。哪怕是王林带女儿们去迪士尼乐园游玩,或是为大女儿的生日精心准备了蛋糕,本该尽情开怀玩笑的时刻,爸爸的镜头一对上大女儿,她的笑容看上去也总是显得很僵硬。王林颇有些无奈地解释,现在就是要趁小女儿还愿意同他亲近的时候,多为她的成长做个记录,“不然等她也到叛逆期时,话都不愿意多说一句,更别说开开心心地一起拍照了”。

  科学“晒娃”离不开尊重孩子

  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会员、杭州市拱墅区青少年宫书记张敏认为,很多父母在朋友群“晒娃”乐此不疲,实际上就是把孩子当成了表现自我价值的工具,特别是当父母在朋友圈公开用立Flag的方式,来促使孩子按照其希望的方向去发展时,会对孩子的心理造成两方面的负面影响:

  一是“晒娃”时忽略孩子的心理感受和精神层面的个体成长,把孩子的个体尊严弱化成有特长才艺、用来炫耀的物件,“很多人成长的力量来源于被爱,但当一个人只有成绩好才‘被看见’‘被爱’时,孩子往往看不到自我的内在、精神和情绪,从而失去自我”。

  二是家长私下暗暗比较可能会使自己对孩子的教育导向发生偏离,尤其父母在朋友圈等公开的条件下,试图用外部的奖励或惩罚刺激孩子成长时,会潜移默化使孩子认为自己的努力是为了父母的颜面,无法真正意义上地调动孩子成长需要的内在驱动力。

  “最好的教育永远是自我教育,父母应该帮助孩子实现自我觉醒和自我教育。”张敏说,他在朋友圈或公众号上“晒娃”前,一定会征得9岁儿子的同意。当孩子看到父亲所发的内容时,会主动和父亲说“爸爸我感觉您发这些东西有炫耀的感觉”,这时张敏会对儿子做价值观的引导,向儿子解释自己此举“一是为了做一个记录,二是希望把你积极正面的态度影响更多的人”。“晒娃”需因孩子而异,但科学“晒娃”离不开尊重孩子,保护孩子隐私,还有把握“晒”的度和价值导向,正如适宜的阳光对人身心有益,但过度地暴晒则会带来不好的影响。

  网友“浮世闲散懒人”调侃自己养娃的过程就像游戏练号,“家有初一狗崽子的过来人告诉你们,(不在朋友圈‘晒娃’)那是因为已经越看越嫌弃了,感觉号已练废”。从娃出生到成长的过程里,要不断输出加氪金(游戏用语,意为充钱),升级很慢,氪金很贵,而且并不以自我的意愿为转移。

  但同时,她也表示,带娃是种历练,孩子长大,自己也会成长,是否成为“MVP”没那么重要,捡到的“锦囊”才是可喜的收获——让自己明白孩子是独立的个体。她说,现在养的号已经小有所成了,“虽然功课一塌糊涂,但是日常生活非常棒!会做家常菜,会简单的烘焙,会自己搭公共交通出去自己浪!”她觉得家长一定要有自知之明,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过分要求孩子,顺其自然,虽然并不知道“这株小苗”会开出鲜艳的花,还是生出一根狗尾巴草,但生活总得有美好的期待。

  (应受访者要求,覃岚、胡丹均为化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谢洋 实习生 王萧然 罗婕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1月25日 05 版

【编辑:李季】

  

  诚意打动Z世代,国产剧成为心头爱——

  

  超八成Z世代看好国产影视剧

  “剧中主人公带爱人从农村来到城里做产检,来城里一趟不容易,就到照相馆拍照。拍完照,主人公给爱人买了大白兔奶糖,他们在照相馆门口,边看照片边吃奶糖,特别甜蜜。”对近期播出的《大江大河2》中的许多细节,就读于江西一所高校的黄佩鸣如数家珍,出乎她意料的情节引发她的感叹:“大白兔奶糖真有那么甜吗?”

  选出2020年度的“心头最爱”华语片,让江西师范大学的李纯犯了难。伏笔设定精妙、演员演技出色、引发全民“造梗”热潮的《隐秘的角落》被李纯列入了最爱清单,《风犬少年的天空》和《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两部颇具新意的网剧,拓宽了青春题材的格局,不再局限于“青春疼痛文学”,而是真正在思考“成长”。“我在2020年的国产影视剧里,看见了诚意。”

  《安家》《三十而已》《大江大河2》《隐秘的角落》……过去一年中,口碑“爆表”的国产影视剧不在少数,也有一些被抱以期待的作品“高开低走”。近日,中青校媒面向全国814名Z世代大学生发起问卷调查,了解他们观看国产影视剧的体验和对国产影视剧的态度。调查结果显示,23.71%受访者非常喜欢国产影视剧,60.32%比较喜欢,还有13.27%不太喜欢,2.70%完全不喜欢。在不同国家的影视剧中,最受受访Z世代欢迎的是国产剧(66.71%),其次是美剧(38.82%)和韩剧(37.96%),满分10分的情况下,Z世代给过去一年的国产剧打7.52分。

  国产影视剧成Z世代的“心头好”

  “《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传闻中的陈芊芊》《隐秘的角落》,我都看过不止一遍。还有电影《我和我的家乡》《一秒钟》,到现在回想剧情还是流泪。”作为一名资深国产影视剧爱好者,湖北大学大三学生吴恙用“虽遇困境,但广出精品”形容2020年的国产影视剧市场。“有不少影视作品凭借高热度和高口碑成为‘王炸剧’。”

  如果一定要给这些影视剧排个序,吴恙会把《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放在首位。吴恙形容,这是一部能让人想起初恋、思念家乡的剧。段霄为李进步做专属雪橇,李进步和李青桐“哥们儿”式的相处,独一无二的东北爱情以及真挚的母女情感都让她无法忘怀。吴恙小时候也有过去澡堂的经历,剧中有关澡堂的细节让她倍感亲切。看完这部剧后,她还特意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预约了假期“澡堂生活”。

  这也是吴恙喜欢国产影视作品的一个重要原因。“每个国家都有属于自己的文化土壤,相较于国外影视剧,国产电视剧更能引起我们的共鸣,看国产剧就看到了自己的生活。”

  中青校媒调查显示,受访者喜欢国产剧的原因中,排在前3名的分别是贴近生活、有共鸣(63.14%),影视作品本身质量高(51.72%),具有社会关照意识和人文关怀(51.47%)。

  《大江大河2》是过去一年中黄佩鸣最喜欢的一部国产剧,“生产队”“包分配”这些过去只存在于历史书中的词汇,鲜活地涌入她的视野。尤其是当妈妈跟她说起,“我们小时候就是这样”,她就更加好奇了。“《大江大河》对八九十年代的刻画太细致了。”在村子里,一有什么大事、小事,村书记就在他的办公室里,坐在一张古旧的办公桌前,对着裹着红布的麦克风,向全村通报,声音随着高高伫立在村子上空的大喇叭传到村头村尾。一有全村大会,所有村民搬着小马扎,就往一处山坡上的空地去。村里有人在城里遇到了什么事,正干农活的、烧砖的、在家做家务的村民,都坐上拖拉机冲向城里,“排场大得不得了”。这些情节都让从小生活在城市的00后直呼:“太有意思了!”

  制作精良、情节创新,是近年来许多国产影视作品深受欢迎的原因。中国戏剧学院编剧专业的研一学生施敏学在朋友推荐下看了《隐秘的角落》,这部作品之所以成了现象级的国产剧,在他眼里,“这部剧小演员和成年演员都选得很好,艺术价值很高。演员里没有流量明星,最大的‘咖’是饰演老警察的王景春。但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每个形象都非常饱满。”就是这样一部少有流量明星、大声量导演加持的国产剧,制造出“爬山”“我还有机会吗”等口口相传的“爆梗”。

  “2020年我看了不下20部国产影视剧,我感觉特别值得反复看的是《在一起》。”中国农业大学的王果然说自己一看到这部剧就会立马回忆起疫情最艰难的那段时期,“这部剧用十个真人真事改编的故事,还原国内疫情最严重的那段时间里感人肺腑的事迹,几个故事环环相扣,讲述全国人民抗击疫情的伟大壮举,致敬了平凡而伟大的英雄。”

  别让急功近利伤害文艺本身

  “看剧也要讲究整整齐齐。”在东北师范大学影视专业研二学生葛光和的U盘里,按照类别存放着上百部不同年份、不同类型的国产影视剧。在他看来,国产剧中的中国元素和中国情结,总能瞬间征服他。“我总是想进到屏幕里,看看祖国不同地方的美好风光。”

  葛光和在电视机上看的第一部剧就是《大宅门》。“这部剧用一家人、一个家族企业的起起伏伏,来展现中国近代百年的变迁,把每一个人物形象都塑造得十分立体,仿佛这个人物真真实实在你身边。”

  葛光和也留意到,近些年的网剧发展迅猛,但质量参差不齐。“审丑狂欢”是葛光和最担心网剧会出现的问题。“有些网剧甚至以‘审丑’为目的,为了流量故意制造能引发大众讨论的‘审丑’噱头。”

  中青校媒调查显示,Z世代认为国产影视剧仍有许多需要改善的地方,比如只重流量、不重质量(75.55%),情节设定有违常理(53.32%),内容拖沓(53.93%),部分历史剧过度歪曲史实(46.95%),部分影视剧台词苍白、不符合实情(46.07%),部分影视作品特效简陋(40.53%)等。

  经常把影视剧当作“下饭菜”的黄佩鸣对近年来国产剧发展的印象,是“良心剧越来越良心,但‘水’剧也越来越‘水’了”。影视剧拍摄技术肉眼可见地突飞猛进,但有些作品却不耐看了。

  黄佩鸣觉得,这跟影视剧制作的用心程度大大相关。“《西游记》《红楼梦》《武林外传》的制作技术虽然远不如现在,但故事好、精心打磨,还会告诉我们很多道理,成了经典,每到寒暑假我都还会捡起来看看。”在她看来,现在文化产业更加发达,从业者多了,却也让许多低质量的作品迈进了门槛。“尤其是现在偶像产业发达,制作方知道观众会冲着流量明星去看剧,只管找有流量的明星来演,不重视作品质量。”

  施敏学参与过一些编剧工作,也通过老师、朋友对这个行业有较深的了解。“‘流量为王’的概念太火,剧作制作的许多成本在演员本身,其他岗位得不到足够的重视。”就施敏学了解,资本要求高回报是有些国产剧质量低下的原因之一。有些制作方为了提高资本回报率,需要编剧出“快活儿”,而且分配给编剧的成本低,一些专业度有限的编剧团队降低成本接编剧工作,产出的剧本质量就下降了。“还有一些团队为了快,很多编剧一起写同一个剧本,同一个角色前后台词的风格都不一样。”

  天津商业大学的张淑慧也见过一些不如人意的作品,因为编剧缺少足够的经验,剧本在人物和情节的设定上脱离生活。“有的职场剧会让观众生出主角‘这么不专业都不会被开除吗’的疑惑。为了保持‘主角光环’,配角不论是智商水平还是幸运程度,都衬得率真又莽撞的主角像是‘开了挂’。还有一些能一眼看穿的特效、不符合时代背景的台词和服饰,也让人哭笑不得。”

  在张淑慧看来,若想制成一部出色的影视剧,故事搭建、服化道处理、拍摄手法、特效制作以及演员演技这几大元素缺一不可。“不要低估观众,与其盲目猜测、贴合观众口味,不如实打实拍好一个故事。”她期待未来国产剧可以在题材选择和拍摄手法上有更多尝试。

  Z世代期待国产影视作品“走出去”

  “在2010年前,我们谈论的主要还是电视大屏所播出的影视剧,而到了2020年,我们所讨论的大多是互联网平台所播出的影视剧。”网剧的增多是葛光和近几年来观看影视剧感受到的最真切的变化。

  这样的变化,也影响着观众对影视作品的评价维度。观看的选择不再是“在某一时间点选择电视的某个频道”,而是“在任何时间以喜欢的倍速看任何作品”,观众的品味也越来越高,这让优质的作品更容易脱颖而出、粗制滥造的作品被时间掩埋。

  尽管对学编剧专业出身的施敏学来说,文化产品市场蓬勃发展,意味着更多的就业机会和更好的发展前途,但他总觉得文化产业市场化程度太高不是好现象,行业野蛮生长的过程中,缺乏标杆型作品。他的经验中,近几年的一些好作品,不少都有行业基金会的支持。“不是纯商业化运作,就会给制作团队更多打磨作品的时间和空间。例如这几年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推出的一些作品,高质量作品的比例能达到80%。而且并不是‘砸钱’特别多的作品才会获得高回报,很多时候影视剧制作的成本是虚高的。”他希望更多基金会和国营制作公司能够推出标杆型作品,遏制恶性竞争,防止劣币驱逐良币,让行业标准更鲜明。

  尽管仍有一些影视作品制作方对质量把关不严,但“口碑营销”已经在向这类制作者提出警示。国产剧的受欢迎程度,可以映照文艺作品在Z世代树立文化自信过程中留下的印记。中青校媒调查显示,在不同国家的影视剧中,最受受访Z世代欢迎的是国产剧(66.71%),其次是美剧(38.82%)和韩剧(37.96%)。

  曾一度因为粗制滥造的“快餐”影视剧而对国产剧失望的张淑慧,在近几年对国产影视剧有了新的认知。曾经,在众多影视迷“驻扎”的豆瓣平台中,鲜有国产剧可以达到8分以上,反而是欧美剧、日韩剧屡屡获得9分以上的好评。“还好,近些年有许多国产剧非常争气。”对悬疑剧颇有偏爱的她提到了《沉默的真相》。这部已被547560人评价的国产剧最终得到了9.2分的高分。

  葛光和对国产影视市场抱有很高的期待。“中国文化资源非常丰富使得电视剧题材丰富多彩,以致影视剧有丰富内涵与较高品质。”这种期待不仅停留在国产剧在本土的表现。近年来,葛光和经常会看到国产影视剧在国外上映的消息。“希望看到我们的国产影视剧能够在全球影视行业独当一面,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

  黄佩鸣也体会到一些国产电影、电视剧作品已经走出国门,深受全世界观众的喜爱。“比如B站、推特就有一些外国人看国产剧的反应视频。我很希望国外的朋友能通过国产剧认识中国,看到他们赞叹的反应,我会觉得特别自豪。”

  国产影视剧要想营造良好的文化产业氛围,为Z世代提供更好的文化给养,从而获得Z世代的认可,仍然任重道远。这届年轻人对国产影视作品有许多期待。王果然希望国产影视剧能够更深层次地反映社会生活,刻画社会现实。葛光和觉得真正的国产影视剧不应该只停留在蹭热点、找卖点层面上,更应该在作品内容上钻研。“同时也呼吁有关部门加强监管,守护影视创作价值观的底线。”而作为一个喜欢现实题材作品的00后,黄佩鸣也呼吁年轻人,多去关注和国家时代背景相关、有社会意义的影视作品,“这能让我们对社会的理解更深刻”。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毕若旭 实习生 杨紫琳 见习记者 罗希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1月25日 08 版

【编辑:孙静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