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央行行长被解雇后土耳其财长因健康问题宣布辞职

  • 时间:
  • 浏览:073306
  • 网贷数据出售价格【Q:165-8656-000】《大量一手实时(贷款)数据-隔夜》网贷资源一手【Q:165-8656-000】内.部.实.时.网.贷.一.手.精.准.数.据

  1993年上映的电影《侏罗纪公园》以艺术的形式“重现”了恐龙这种史前庞然大物的生活情境,给世人留下深刻记忆,并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一股“恐龙旋风”。

  作为地球曾经的霸主,恐龙数量庞大、种类繁多,在当时处于地球食物链的顶端,然而这种盛极一时的生物却在极短的时间里消失。数百年来,科学家们在全球范围内陆续发现恐龙化石,逐步揭开了恐龙的“神秘面纱”。人们也好奇恐龙到底有没有灭绝,又是如何灭绝的?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有待进一步解答。

  

四川自贡恐龙博物馆展示的恐龙骨架,彭光照 摄

  寻找恐龙“足迹”

  在19世纪以前,人们从来没想过,在地球漫长的生命长河中曾出现过一类名叫“恐龙”的生物。直到1822年,英国乡村医生曼特尔在新劈开的岩石中,意外发现了一些古老的动物骨骼,这是已有最早的人类发现恐龙化石的文献记载,从此掀开了古生物学的新篇章。随后,恐龙化石在美国、德国、中国、摩洛哥、巴西等国相继被发现,在全球范围内呈广泛分布的态势。

  除恐龙骨骼以外,科学家们在野外也陆续发现了恐龙蛋、恐龙足迹等恐龙化石。在外界看来,寻找恐龙化石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然而,2020年10月,四川一位5岁小男孩杨哲睿却意外发现了恐龙足迹,成为国内年纪最小的恐龙发现者。在四川通江探亲休假期间,杨哲睿无意中听外公提起老家背后的山石上有不少“鸡脚印”。

  

杨哲睿发现的恐龙足迹,邢立达供图

  从小喜欢恐龙的杨哲睿一下来了兴趣。在现场查看这些“鸡脚印”后,杨哲睿当场断定是恐龙足迹,并且清楚地说出恐龙类别为兽脚类。之后,杨哲睿还让妈妈联系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副教授邢立达确认。

  在获知消息后,邢立达初步认定为恐龙足迹。当年10月10日,邢立达等古生物专家来到四川通江县毛浴镇,在一块面积约20平米的石头表面发现了5个恐龙足迹。专家判断这些足迹来自白垩纪早期恐龙,距今约1.3亿年。杨哲睿凭此也刷新了国内恐龙发现者最小年纪的纪录。

  杨哲睿的敏锐“嗅觉”,与他平时爱看邢立达的恐龙科普课密切相关。在微博拥有557万粉丝的邢立达长期活跃在科普“战线”,被外界称为“恐龙猎人”。他翻译并出版近百本古生物科普书籍,近年来在全国各地发现了数量众多的恐龙足迹,努力重建中国恐龙足迹学谱系。

  

杨哲睿和邢立达合影,邢立达供图

  邢立达告诉记者:“从2007年开始恐龙研究以来,14年间我们接到来自民间有价值的恐龙线索每年都在增加,近几年每年有3至5例线索来自民间,将近一半在经过专家考察后确认为恐龙足迹,这也侧面证明了我们的恐龙科普工作在起作用。”

  中国恐龙发现惊艳世人

  近年来,随着城市建设进程加快,民众从田间、工地发现了大量恐龙化石。事实上,中国是名副其实的“恐龙大国”。目前世界上已发现的上千种恐龙中,中国拥有近200种,且各大类均有代表。从侏罗纪早期的“禄丰龙”、侏罗纪中期的“蜀龙”、侏罗纪晚期的“马门溪龙”直到白垩纪后期的“鸭嘴龙”,中国发现的几个主要恐龙动物群基本勾勒出恐龙演化的完整过程。

  1902年,沙皇俄国一位陆军上校在黑龙江嘉荫县发现了中国最早命名的恐龙——满洲龙。20年后,中国地质学家谭锡畴和奥地利古生物学家师坦斯基在山东蒙阴采集到著名的师氏盘足龙。中国恐龙化石的早期发现,引起西方古生物学家的重视,上世纪30年代前后多个考察团在新疆、内蒙古、宁夏等地采集到恐龙化石,收获颇丰。

  

重庆云阳普安恐龙化石墙,彭光照 摄

  1933年至1949年是中国恐龙研究的奠基时期。这期间,杨钟健、卞美年等学者在云南禄丰盆地发现了举世闻名的许氏禄丰龙,这是中国人发现、发掘、研究和装架展出的第一条恐龙。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恐龙研究开展得如火如荼。改革开放后,中国恐龙“走向”世界,国内外学者合作考察,成果斐然。

  回溯历史,中国国家古生物化石专家委员会委员、四川自贡恐龙博物馆原馆长彭光照表示,在中国众多恐龙研究中,三项成果具有里程碑意义。一是上世纪70年代四川自贡大山铺恐龙化石群的发现和研究,填补了世界侏罗纪中期恐龙化石匮乏的空白,掀起中国恐龙研究的新高潮。自贡至今仍被认为是世界上发现侏罗纪恐龙化石门类最多、保存最好的产地。

  

四川自贡大山铺恐龙化石群遗址,彭光照 摄

  二是中华龙鸟的发现。上世纪90年代,中国学者在辽西热河发现了带毛的恐龙——中华龙鸟。从形态上,中华龙鸟处于恐龙向鸟类演化的相对原始水平,它为恐龙与鸟的祖裔关系确立提供了实证。

  三是2010年前后,中国的恐龙种类超越美国,跃居世界首位,当前中国已成为恐龙化石“宝库”,是恐龙探索领域当之无愧的“领头羊”。

  海量恐龙化石的发现,也让中国恐龙保护和展览提上了日程。彭光照表示:“发掘到恐龙化石后,首先要研究化石的形态结构、分类鉴定及其系统演化关系;之后再开展化石埋藏学、古地理、古生态、古环境等更深入的研究。在完成研究后,后续我们会进行相关保护和展览。”

  目前,中国已建成四川自贡恐龙博物馆、内蒙古二连恐龙博物馆、黑龙江伊春小兴安岭恐龙博物馆等多家专业性恐龙博物馆。彭光照参与筹建的四川自贡恐龙博物馆,更是与美国犹他国立恐龙纪念公园、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立恐龙公园齐名合称为世界三大恐龙遗址博物馆,在全球声名显赫。

  

自贡恐龙博物馆恐龙遗址,彭光照 摄

  “史前巨物”更多秘密正揭开

  人们在追寻恐龙足迹的同时,也在关心恐龙到底有没有灭绝,又是如何灭绝的?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学者们普遍认为,6500万年前恐龙在极短的时间内灭绝。而灭绝的原因,也成为生物进化史上的谜题。陨石撞击说、气候变迁说、大陆漂移说、火山爆发说等一系列猜想应运而生。

  这其中,陨石撞击说在有关恐龙灭绝的猜想中长期占据主导地位。陨石撞击说认为,在距今6500万年前,一颗直径达10公里,体积相当于中等城市大小的小行星从天而降。小行星撞击产生铺天盖地的灰尘,地球因此终年不见阳光、气候变冷,恐龙无法适应剧烈的环境变化而死亡灭绝。

  

四川泸州古蔺桂花恐龙足迹化石,彭光照 摄

  在惋惜恐龙灭绝的同时,包括中华龙鸟在内的大量带毛恐龙的发现也为恐龙研究提供了一个新思路。早在19世纪,英国学者赫胥黎就注意到恐龙和鸟类在骨骼结构上有许多相似之处。科学家们由此提出,鸟类不仅和恐龙有亲缘关系,而且很可能就是一种小型恐龙的后裔。遗憾的是,学者们迟迟未找到化石证据证实这一假说。

  20世纪末期,中国科学家在辽宁西部首次发现了保存有羽毛的恐龙化石——中华龙鸟。中华龙鸟的发现向世人展示了恐龙长羽毛的证据,证实“鸟是恐龙的后代”这一假说,这让全球恐龙学者为之兴奋不已。

  对此,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徐星曾在《飞向蓝天的恐龙》一文中指出,在进化过程中,一些猎食性恐龙的身体逐渐变小,越来越像鸟类,其中一些种类可能为了躲避敌害或寻找食物而转移到树上生存。这些树栖的恐龙在树木之间跳跃、降落,慢慢具备了滑翔能力,并最终能够主动飞行。徐星和同事发现的四翼恐龙,也为鸟类飞行“树栖滑翔起源说”提供了坚实物证。不过,也有学者推测,鸟类飞行并非始于树栖生活过程;一种生活在地面上的带羽毛恐龙,在奔跑过程中学会了飞翔。

  需要指出的是,以上两种猜测均指向一个结论:亿万年前,一种带羽毛的恐龙脱离同类,飞向蓝天,演化成今天的鸟类大家族。随着相关恐龙化石的发现,科学家们距离全面揭示这一历史进程越来越近。

  从黑龙江满洲龙到许氏禄丰龙,从四川自贡大山铺恐龙化石群的发掘到中华龙鸟的惊艳出土,越来越多的恐龙化石“重见天日”,这一史前巨物的更多秘密正逐步被揭开。

  

四川自贡荣县青龙山恐龙化石群遗址,彭光照 摄

  作者:郭超凯

【编辑:梁静】

  

  “错换人生”案波澜再起:网友质疑故意抱错,当事人称保留追诉权

  对于故意错抱孩子的问题,姚策养母许敏曾向新京报记者细数多个疑点;杜新枝则公开声明“身正不怕影子斜”,自己一直被无辜诋毁,非常苦恼。

  近日,“错换人生28年”事件再起波澜。一方面,网上流传着姚策生父母杜新枝夫妇故意错抱孩子的说法;另一方面,不断有网友热议两个错换家庭的房产归属,指责被“错抱”的姚策、郭威“霸占”了各自养父母家的房屋。

  对于故意错抱孩子的问题,姚策养母许敏曾向新京报记者细数多个疑点,她表示如今正在等待自己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原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下称“淮河医院”)的官司开庭,“查明真相”。杜新枝则公开声明“身正不怕影子斜”,自己一直被无辜诋毁,非常苦恼。

  至于房产问题,杜新枝于2月25日独家回应新京报记者,称两家已初步达成意向:姚策继续持有江西九江的房产,自己将把河南驻马店的房产过户给郭威。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1992年6月,河南驻马店的杜新枝、江西九江的许敏同在河南开封的淮河医院生产。因医院疏忽,双方产后出院时错抱了孩子。直到2020年2月,被许敏抚养长大的姚策被确诊为肝癌晚期,血型检测后,28年前错抱孩子的真相随之揭开。

  “故意错抱”的流言蜚语

  据多名当事人回忆,2020年4月底两家人在九江相聚后不久,网上便出现了杜新枝夫妇“故意错抱孩子”的说法。虽然杜新枝一方多次公开表示这种说法是“无中生有”,但各种流言一直存在。

  2021年1月26日,许敏曾对新京报记者细数错抱孩子的多个疑点。比如,依据杜新枝在淮河医院的生产病历,助产护士名为郭希某,与姚策生父郭希宽仅一字之差。因此,有人怀疑护士是郭家亲戚,帮他们偷换了孩子。

  此外,许敏指出杜新枝曾于1985年生育一个女儿,但淮河医院的住院信息中却写其女儿是“死胎”;郭威出生证明、身份证上的出生年份均为1995年,比实际出生年份晚了3年。“太可疑了,太多疑点了。”

  2021年1月28日,杜新枝对许敏的质疑一一回应。杜新枝表示,淮河医院当年的助产护士确为丈夫郭希宽的同乡,但并不存在亲属关系,自己住院后才经熟人介绍与之相识。她之所以要把头胎女儿写成“死胎”,是因为河南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非常严苛,不得不隐瞒生育史;而把郭威的出生年份改成1995年,是因为直到1995年自己才拿到准生证,进而开具了当年的出生证明。

  对于“故意错抱孩子”的非议,杜新枝夫妇始终难以释怀。他们曾在接受采访、法院开庭等多个场合要求淮河医院、开封市卫健委、开封市鼓楼区法院调查错抱孩子的真相。但淮河医院表示,因年代久远已无法追溯错抱细节,开封市卫健委也一直未公布调查结果。

  从司法裁判的角度看,2020年12月,鼓楼法院曾在姚策、杜新枝夫妇诉淮河医院案的一审判决中涉及此事。判决书认为淮河医院对杜新枝、姚策母婴登记混乱,管理存在重大过错,“这一过错导致姚策和生父母28年骨肉分离”。

  在2021年2月的本案二审判决书中,开封市中级法院并未推翻鼓楼法院的上述结论。

  在姚策看来,“故意错抱孩子”的说法不攻自破。“当年是我家爸妈(指许敏夫妇)先出院的,医院也不傻。而且公安都介入过了。”

  即便如此,“故意错抱孩子”的说法依然甚嚣尘上。2021年2月23日,郭威、许敏夫妇状告淮河医院的代理律师李圣,在网络直播时表示应把“错换人生”改成“偷换人生”,“故意错抱”一说再次引发关注。

  尽管在2月24日的直播中,李圣提醒网友不要对号入座,但从评论区的留言来看,多数网友将矛头指向了杜新枝。有的网友甚至声称,郭威、许敏夫妇诉淮河医院案已从民事转为刑事案件,暗示杜新枝等人有问题。但2月25日,郭威告诉新京报记者,“没有(这回事),目前还是民事诉讼。”

  对此,杜新枝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她并未听说刑事立案一事,也没有接到过公安机关或司法部门的通知。她说她和丈夫一直要求彻查真相,对于外界故意抱错的说法非常苦恼,将对造谣者保持追诉的权利。

  备受网友指责的房产归属

  杜新枝回忆,“错抱孩子”一事曝光后,有网友鼓动姚策、郭威各回各家,一些与二人名下房产归属相关的细节也在网上流传。近一年来,不断有人指责姚策享受着本属于郭威的生活,应该把房产等还给养父母。此外,也有人指责杜新枝夫妇,认为他们对郭威不好,未将房屋过户到郭威名下。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目前,姚策名下有一处位于九江市黄金地段的房产,面积99平方米,是许敏夫妇早年为他按揭购置的婚房,还有十几万房贷未还;郭威名下没有房产,但他在驻马店实际居住的房屋为杜新枝夫妇购置,面积136平方米,房贷已还清。

  杜新枝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姚策、郭威均不愿到对方的城市生活,所以都希望房产归属保持现状。

  驻马店一边,郭希宽向新京报记者解释了房子不在郭威名下的原因。他表示,买房时郭威还在上大学,办理贷款需要房主的银行流水。“后来想改名字,但因为开发商出事了,整个小区的房产证到现在都没有发下来。”

  时至今日,郭威仍然住在这套房产内。郭威说,与到九江生活相比,他更愿意留在驻马店生活。至于房产的归属,郭威称“无所谓”。

  而在九江一边,姚策表示已从养父母为其购置的房产中搬离,但房子目前仍在自己名下。

  2021年1月5日,姚策在网上看到了许敏和一名网友的聊天记录,指责自己“拿着我出的钱,住着我买的房,吃着我送的米油,用着我送的日用品……”当时姚策正在广西北海疗养,他为此发了一条短视频,表示将把九江的房产归还养父母。

  对于姚策的表态,许敏并不拒绝。她说,“既然要还给我们,各是各家也很好,省得扯皮。”

  不过,表示归还房产的姚策,至今未能为房产过户,他也因此饱受网友指责。2月22日,姚策在其短视频账号发表声明做出解释,称尚未过户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房贷尚未还清,自己一直在外治疗,房产具体归属人也未谈妥。此外,郭威也曾明确表示不愿搬离驻马店的房子,所以九江的房产暂时无法过户。

  由于最近几天网友不断讨论两处房产的归属,双方家庭也就此事重新进行了规划。杜新枝表示,经协商,双方决定尊重两个儿子的意见,驻马店的房产未来将会过户给郭威,九江的房产则由姚策继续持有,“近期所有人会签同意书。”

  对于网上的各种传言、指责,杜新枝表示从没想过会出这么多节外生枝的事,“我觉得很简单的事情,越变越复杂,不知道咋回事儿?”

  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编辑:刘羡】